Lan

[刀剑乱舞]碎刀是什么?能吃吗?

*第三弹
*ooc预警
*内含骨喰/平野/厚/前田

骨喰藤四郎

骨喰:死啊...也无所谓了...残留的记忆碎片...这下也没用了
你:(拿纸条的手一僵)打...打个牌...而已
骨喰:盯---
你...我认输...这次不耍赖...
......
骨喰:(拿起纸条)那...我贴了...


平野藤四郎

平野:糟糕了...我还说,要永远陪伴在主人身边的...
你:(摸头)乖~感冒好了再说啊
平野:(乖巧)嗯!
你:(眯眯眼)好乖好乖!

厚藤四郎

厚:嘛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...我先走一步了,大家,再慢点过来哦
你:(叹气)看来,以后不能带厚来坐过山车了...
厚:......
你:(无知无觉)没想到厚竟然会怕高
厚:T^T


前田藤四郎

前田:至少,还留着一缕魂魄...继续...守护主人
你:(斗志满满)哟西!前田!保持这个状态!我们干翻对面的骨喰和鲶尾!
前田:是!会一直支持主人的!


[刀剑乱舞]碎刀是什么?能吃吗?


*第二弹,可能会全刀账?
*ooc预警
*内含青/鸣/一期/鲶尾

笑面青江

青江:一路走来斩杀无数...到底,还是会变成这样的
你:别藏了,快把小黄本交出来!我看到了!
青江:主公一定要这样对我吗?!
你:(冷漠)这个月你去和小云雀相亲相爱吧!

鸣狐

伴狐:鸣狐!睁开眼睛,再呼吸一下,站起来啊...!啊...不行了吗...
你:(碎碎念)果然就算是付丧神,面对臭豆腐也没法了啊!要不...哪天试试鲱鱼罐头...
鸣狐:......
伴狐:鸣狐!鸣狐!主公大人,鸣狐晕过去了!

一期一振

一期:啊啊...整个世界,都在燃烧,我要回去了吗...回到,那片大火里去
你:一期----听说大阪城又要开了哦!
一期:(戴上安全帽)是!主公!我们什么时候去挖弟弟?
你:你不是怕火吗?→_→
一期:(燃起弟控之魂)为了弟弟!!!

鲶尾藤四郎

鲶尾:输了输了...差不多,可以到此结束了吧...
你:怎么可能呢!(贴纸条),要认赌服输才行哟!
鲶尾:(顶满脸纸条)可明明是主公大人您耍赖才赢的。QAQ
你:(淡定)听不见,听不见.

[刀剑乱舞]碎刀是什么?能吃吗?

  *ooc预警
  *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,可能会撞梗。。。
  *内含三条派
 

   三日月宗近

    三日月:嘛,有形之物终有一天会消散的,我只是正好在今天而已
    你:少来了,说!我新买的茶壶是不是你摔碎的!
    三日月:哈哈哈!小姑娘不要那么严肃嘛!爷爷我不是有意如此的。
    你:冷漠.jpg

  
   小狐丸

   小狐:嘛,命数已尽...无须过于在意
   你:冰箱里的油豆腐是你吃的吧!狐之助刚才来跟我告状了
   小狐:说出来您可能不信,是油豆腐先动的手!
   你:......

   石切丸

   石切:作为祭神刀的时间太过长久,我都忘记了身为武器的本分了吗,那么,这也是必然的结果啊!
   你:papa我错了,我不该让你和短刀们赛跑的!
   石切:(保持微笑)主公开心就好!
   你:抖抖。。。


   岩融

   岩融:亲手砍了那么多刀...必然会,落得这个下场啊!
   你:岩融---西瓜不够了!请帮忙再切一个!
   岩融:(拔出本体)哦哦!就放心地交给我吧!
   你:(惊恐)等等,你干嘛!不要冲动啊!!!

   今剑

   今剑:天空...好漂亮啊...云朵...是紫色的
   你:...走,我们去把刚刚没买的棉花糖买了,还要葡萄味的!
   今剑:(飘花)好~~

[刀剑]深夜时间

   啥都不说了,小祖宗限锻,为一期势力送辆车!只求早日锻得小乌丸!
  没剧情,只是为了开车。(望天)

*德国骨科慎入
* ooc预警
*微黑化
*小学生文笔


   哥哥去哄其他的弟弟睡觉去了,你悄悄地松了一口气,小心翼翼地锁上房门,坐在床上将自己抱住。

   你的哥哥是粟田口家的长男,在其他的弟弟尚未到来之时,身为第一个妹妹的你获得了来自兄长的无尽宠爱。但你万万没想到在外温和有礼,对你温柔体贴的长兄,会在你的成人礼上,送你一份属于成人的礼物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  
   你不愿去回想自己承欢于兄长身下的情形;更不敢,想若是弟弟们知道他们眼中温柔的哥哥姐姐,夜里却在一起抵死缠绵会怎么样。在你胡思乱想之际,你没注意到来自房门的声响。
    
   当你感到房间里另一个人的呼吸时,人已经被扑倒在柔软的床铺里。“妹妹不乖呢,竟然将哥哥拒之门外,看来是需要小小地惩罚一下呢!”

   你感受着身后人说话间的呼吸打在你的耳边,明明温润至极却又如同鬼魅一般。你下意识地求饶:“对...对...不起,兄长大人...唔!”

   话音刚落,脖子就被狠狠一咬,你不可控制地颤抖了一下,气息有点不匀。

   一期一振舔了舔你被咬了的地方,然后舌尖顺着你的线条一点一点地亲吻舔舐着。你将头埋进松软的枕头里,极力忽视从身体内部传来的空虚感。

   一期将手插入你的身体与床铺之间,不住地揉捏着你的柔软。终于,你紧闭的口中溢出了一声轻吟,“兄长...大人...”

   一期微微撑起上身,任凭被汗水打湿的蓝发贴在脸上,他嘴里温柔地回应:“乖,我在。”然后,一手扶住你纤细的腰肢,一手解开皮带,直直地闯入你的禁地。

   你揉着身下的床单,一期扣住你的手,强硬地与你十指交扣。这次的一期不同于以往的轻柔,每次进出总是十分用力地顶在最深处,你受不了这样的刺激,嘴里的娇吟声越发动人。

   他不时地在你的背上印上一吻,你沉浸在他所创造的欲海里不知今夕何夕。你的内心突然升起一股诡异的空虚感,你有些难耐地舔了舔干涩的唇,有些吃力地回头,与身后的兄长对视。你看到了一双载满了情欲的金色眼眸,金眸深处有一些你似懂非懂的东西。

   黑暗中,两双泛着红光的金眸在粗喘和娇吟中对视着,到最后你们却如同沙漠中干渴的旅人,牢牢地吻在一起,不住地从对方口中汲取一丝甘甜。

[刀剑乱舞×阴阳师]本丸穿越平安京

cp审神者(陆离)×阴阳师(安倍晴明)

  *ooc预警
  *私设众多
  *不喜勿喷

    没错,又来尴尬地发手稿了。(没被骂真是万幸。。。。反正也没人看。。。。)

[刀剑×阴阳师]本丸穿越平安京

cp 审神者×阴阳师(陆离×安倍晴明)

    想了想还是觉得发出来吧,但是实在是没时间打字了,所以就只能把手稿发出来,字丑勿喷。
    如果有人看的话,以后可能会把TXT格式的整理出来。。。(捂脸)

*私设众多
*小学生文笔
*ooc预警

脑洞

   话说可以把刀剑乱舞和阴阳师结合起来,然后把审神者和安倍晴明凑一对,感觉又是一个邪教。。。。。

告白

突发奇想地对男神告个白(●'◡'●)ノ❤

   不认识你的时候,觉得夏天就是热的代名词;后来,在一个偶然的机遇下与你初识,夏天就变成了我最喜欢的季节。
   为什么呢?
   因为只有在夏天,我就可以在许多场合下,说出你的名字,那对于一个小粉丝的我来说,就是一个最大的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to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全世界最好的瓜瓜
   

5.20向叶神表白,ヾ(Ő∀Ő๑)ノ
此生无悔入荣耀,但求一睡君莫笑( ..›ᴗ‹..)

[全职]周泽楷×你 抓紧我②

   *日常单机
   *occ肯定的

转眼间,你们到了上初中的年纪,谁也没想到小时候活泼好动的你,长大后竟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文静少女,而周泽楷,除了容貌更甚以外,话越发少了。

    周泽楷在学校很受欢迎,这点你最清楚,每天想透过你打听周泽楷消息的人数不胜数,这让你在为竹马骄傲之余也不由有点心累。不过,性格温和的你一直没有拒绝过那些帮忙递情书的少女就是了。

    放学后,你将装着满满一箱粉色信笺的盒子向周泽楷的班级走去。不料,却被一个人拦住了。你看着眼前说话结结巴巴的清秀少年,默默的在心中大喊救命,你不擅长拒绝别人,尤其是在某些事情上更甚。

   “××,请...请....和和...我...交往!”少年仿佛付出了莫大的勇气才将一句话说完。正当你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时候。

    少年的脸色陡然一变,你也突然感到肩膀一紧,鼻尖熟悉的洗衣粉的香味让这个怀抱的主人身份昭然若揭。你慌乱的心也在那一瞬间安定下来。

   “她的妈妈不准她早恋,请放弃吧。”周泽楷抿了抿他那张形状姣好的唇,优雅清俊的五官是对清秀少年最大的打击。

   “周泽楷,你不就是长得好吗,有什么资格替她做决定。”少年在嫉妒和羞恼下不由大喊出声。你听着这话,双眉轻轻皱起,对那少年的感官印象恶劣了一点。

    你毫不犹豫地挡在周泽楷面前,冷声道:“这位同学,我很感激你对我的欣赏,但我爸妈的确不准我在这个时候,做出学习以外的事,所以对不起。”

    少年的出现不过是你们生活中的小插曲,连一丝波澜也无法激起。走在回家的路上,你将手中的盒子递给身边的周泽楷。

    周泽楷却无力地看着那盒子,然后伸手握住你的手,认真说道:“以后,不要接。”你被手上的温热触感弄得一愣,又听到周泽楷的话,不由轻笑出声。

  “只要泽楷不怪我打掉你的桃花就行了。”周泽楷头上的呆毛仿佛映了主人的心声一样,抖了一下,难得的,你竟从中看到了一丝委屈。

    这一路,周泽楷始终没有放开你的手,这让你回忆起那遥远的过去,那年幼的孩子对你说,抓紧我。

    后来,周泽楷迷上了荣耀,他将神枪手这一职业玩的很好。但是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却越来越短,再后来,你听父母说周泽楷打算进轮回俱乐部当一名职业游戏选手。你诧异于周泽楷对你的隐瞒,刻意忽略心底那一抹异样。

    周泽楷去轮回的那天,你要去上补习班。只好将自己亲手做的一个企鹅布偶,拜托父母转交。

    你们两人的交集自那一刻起发生了转变。